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零三三章——神魂受创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0:26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一零三三章——神魂受创

祁继以度心引连接祁锋灵台,元灵直接闯进了祁锋的灵台识海。

只见祁锋的灵台识海之中,一片金色的海洋,无边无际的白色世界。祁锋的一点灵光在金色的海洋之下,全身散发着丝丝黑气。而在金色的识海之上,却多出来了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长的又瘦又小,黝黑的皮肤,满是皱纹,看上去就像一节木炭似的。

祁继的元灵脚踏金色海洋,手持度心引所化的金鞭,直指老者,厉声质问道:“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吧?”

老者轻轻一笑,脸上的皱纹随之绽放,对着祁继说道:“没错,就是我做的。不过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祁继冷哼一声,“你想离开这里,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今天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要把你留在这里。”

老者依旧是微笑着说道:“你以为进入了祁锋的灵台,就可以重伤我吗?”说着,随手一抖,金色的海洋便升起一道水柱。

这一道金色的水柱落在老者手中,瞬间变得乌黑,随即便化成了一杆漆黑如墨的长枪。

祁继见状,立马甩动手中金鞭,直接朝着老者抽打了过去。老者长枪挑动,一招便挡开了祁继的金鞭。

两人随即身形一动,瞬间便冲杀在了一起。

在祁锋的灵台识海之中,祁锋的一点灵光好似死了一半,被黑气缠绕,躺在金色海洋深处。而在金色海洋上空,祁继与老者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

祁继手中度心引,婉转灵动,神出鬼没。老者一杆长枪,好似蛟龙出海,饿虎下山一般难缠。

祁继没想到这老魔如此厉害,居然连精神攻击之法,也是如此精通,甚至超越了祁继。祁继虽然闯入祁锋灵台识海,但是所用的度心引和精神愿力,却都是自己的。而这老者分出一道灵识,在祁锋灵台识海,居然可以就地取材,直接使用祁锋的精神愿力。

老者这样做,虽然对祁锋损耗极大,不过老者乃是魔族,自然不会关心祁锋的生死。而祁继也是对祁锋恨之入骨,自然也不会关心他的状况。

虽然明知道在祁锋的灵台识海大战,会对祁锋产生影响,但是祁继却没有丝毫的手软。因为只好现在有丝毫的手软,那结果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祁继出手,没有丝毫的手软,那老者更是没有丝毫的客气。

一时间,祁锋的灵台识海之中,风起云涌,大浪滔滔。金色的识海,不断地掀起重重滔天巨浪,奔涌不休。

而祁继则是越打越心惊,这老者不过区区一道灵识,居然如此强悍,与祁继打斗了这么久,居然仍旧不落下风。

老者手中一杆黑色长枪,宛若蛟龙,精神攻击之法丝毫不输于祁继。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老者只不过是魔头一丝灵识所化,若是魔头本体出现,却不知道会有多么的恐怖。

祁继心中不禁暗想,“一定不能将这个魔头放出去,一定要将他永远地留在这里。”

想到此处,祁继下手又是凶狠了几分,手中金色长鞭好似灵蛇出洞,直接朝着老者的长枪卷了过去。

老者长枪横扫,却避开了祁继的金色长鞭,直奔着他的下盘横扫而来。祁继轻哼一声,手中金色长鞭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居然诡异地转了一个弯,猛地卷住了老者的长枪。

老者长枪被祁继卷住,他也是轻咦了一声,没想到祁继还有这手本事。老者当即撤回长枪,想要挣脱祁继的金色长鞭。

可是祁继猛然用力,金色长鞭顿时绷直,鞭梢则是死死地缠在了老者的长枪之上。

老者轻哼一声,“想与我斗力,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说着,手中用力,猛地扯动长枪。

祁继没想到老者干瘪的手臂之中,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当即被老者扯动了两步。不过祁继却也没有丝毫的泄气,而是对老者说道:“你也别以为我只有这点本事。”

说话间,缠在黑色长枪上的鞭梢,居然缠绕着黑色长枪,直接朝着那老者偷袭了过来。那老者面色一沉,顿时吓得松开了手。

祁继猛然一抖,金色长鞭直接将老者的长枪卷了过来。随后长鞭抖动,松开了长枪,鞭梢一甩,直接将黑色长枪抽打成了一片黑色的雾气。

等祁继再次挥动长鞭,一阵抽打,那片黑色的雾气,便彻底烟消云散了。

老者见状,不禁脸色一沉,没想到祁继还有这等手段。其实他不知道,祁继一直都在藏拙,只想给与他致命一击。

度心引本是祁继的精神愿力所化,直接结合了佛门功法,才形成的金色长鞭。所以这金色长鞭,看上去只是精神攻击的武器,但实际上却可以根据祁继的意愿改变形态方向,根本不是简单的一根长鞭。

老者吃了一记暗亏,也是心生警惕,对着祁继说道:“好小子,果然不简单。”说着,又是双掌虚抓,抽取祁锋识海之力,化作了两柄黑色的长刀。

老者拿着双刀,舞了一个刀花,便又朝着祁继杀了过来。祁继见状,不敢有丝毫松懈,立刻挥起长鞭,又朝着老者抽打了过去。

两人神魂交战,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万一被对方击中,便是神魂受创,轻则心神受损,重则灰飞烟灭。虽然两人看上去你来我往,像是两个武夫一般,不过其中的凶险程度,却远超在外界的战斗。

祁继面对来着,金色长鞭如龙似蛇,直奔来着手腕打来。老者右手一翻,长刀倒转,直接卷住了祁继的金色长鞭。而他的左手,则是朝着祁继猛地一挥,皮口盖脸地砍了下来。

祁继脸色一沉,立马抖动长鞭,长鞭好似神龙摆尾一般,居然有卷住了老者另一柄长刀。

一时之间,长鞭与双刀搅在了一起,却也是难解难分。

祁继冷笑一声,“老东西,不过如此罢了。”

可是老者却是诡异一笑,“是吗?”

就在老者说出这话的时候,祁继顿时后心一震,顿时觉得一阵心神激荡。当祁继扭头看去,却看见一脸邪笑的祁锋,居然拿着一柄散发着黑色雾气的金色匕首,直接插在了他的后心上。

祁继顿时脸色一沉,没想到这祁锋一直装死,其实并没有被老者所伤,而是老者所安排的后手。

就在这时,老者猛然暴喝一声,双手同时用力,居然斩碎了祁继的金色长鞭。长鞭顿时化作一片金光,祁继见状,当即大声念出无垢净光的经文。

一时间,祁继全身散发出莹白的光芒,在度心引破碎之后的佛光下,老者顿时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而祁锋受到无垢净光的影响,也是一脸的呆滞。

祁继趁此机会,立刻离开了祁锋的灵台识海,回到了祁继的体内。而当祁继神魂归位的一刹那,身体承受不了神魂激荡的后果,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而祁锋则是双目怒瞪,五彩霞光直接朝着祁继拍落下来。也不知道出手的是祁锋,还是那个老者。

利津人民医院
邯郸市第五医院
赤峰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惠州男科医院
台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