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北京男子家有两辆车仍参加摇号41次未中签世界和平

发布时间:2020-02-15 14:50:47

北京男子家有两辆车仍参加摇号 41次未中签

2011年以来,购车摇号已进行41次 供图/CFP

11月25日,由4000余名竞买者参加的首次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上竞买落下帷幕。由于竞买成功可以连车带牌过户到自己名下,取得小客车指标,摆脱摇号的命运,此次竞买也吸引了278名四十一郎。

所谓四十一郎,是对自2011年1月1日注册摇号以来41次未中签者的一种戏称。根据小客车带牌竞买规则,多名竞买人累计摇号次数相同,摇号注册时间最早的竞买人优先,四十一郎这个戏称也终究有了用武之地。

29岁的冯光(化名)和其他6位四十一郎作为元老级的摇号者在此次竞买中抢到了7辆车,而更多的四十一郎行将在下一次摇号和竞买中变成四十二郎。

拣了个漏,拍到了马6。近日,在一个京牌小客车竞买者组建的群里,冯四十一郎的发言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经过羡慕、妒忌、恨的感慨后,友们在等待此次竞买保证金的退款之外,或寻觅其他方式买车上牌,或继续期待下一次摇号。

摇号

家中有车的四十一郎

冯光今年29岁,北京土着,经营着自己的个体生意,经常要开车。虽然在北京开始实行购车指标摇号前,冯光家里已有了两辆车,但他仍然选择继续摇号。

2010年底,北京市颁布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那会儿我们家里刚买了两辆车,已经不可能再买一辆了,而且之前一直以为摇号都是传言,没想到那会儿真的就开始限购了。因而冯光立刻加入了摇号的队伍。

他清楚地记着,自己在2011年1月2日上午8点45分在小客车指标官上进行了注册,但他没有料到,想为家里再添置一辆车居然成为了一种奢望。1直到2014年11月25日晚上10点,他已经连续参加了41次摇号,每次都在看,每次都不中。

随着摇号的继续,这批最早参加摇号的人也在上有了一个外号,这个外号也会根据摇号不中的次数不断变化。三年多的时间里,冯光从冯一郎变成了冯四十一郎。

11月的一天,冯四十一郎听朋友提到了竞买京牌小客车,他便登录了北京产权交易所站,我一看竞买人出价相同情况下,谁注册摇号时间早车归谁,很兴奋,我想我摇了41次,应该会有概率中。

左思右想,他选定了最高限价在17万多的马自达6作为标的物,这个价位在所有11台车中处在较低位置,比标致和帕萨特略贵一两万,因为我是2号注册的,最便宜的那些肯定竞争压力大,而且日系车最近大家都不太喜欢,选这个说不定概率大些。

竞买

参加竞价的12个小时

11月25日早晨,平时8点多才起床的冯光6点多就起来了,吃过早餐打开电脑,一到8点冯光第一次出价,就发现已有人比底价116400元多出了500元,他加价到119900元,排名显示第二位,紧接着,他不断刷新系统,发现不到一分钟就有人出到了顶价,8点01分,冯光也跟到了顶价174600元。

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看了看美丽车,心里好受了一些,那个车不到10分钟就有200人了。这一天,冯光不断刷新着系统,眼看着报价轮次一直涨到了111,这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没想到参与的人这么多。

由于看不到竞争对手的摇号注册时间,冯光安慰自己重在参与,心中却还有一丝希望,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在参与竞买的4000人中,有270多人也摇了41次号。到了晚上,和朋友一起饮酒,他依然不忘偶尔看看电脑,到了快10点的时候,我们哥儿几个一起看着电脑,随着屏幕上的数字一起倒计时。

10点,屏幕显示距离竞价结束还有:00小时00分00秒,然后突然1刷新,跳出来的结果令冯光欣喜红色的受买人竞价信息和黄色的我的竞价信息完全一致。

太高兴了,感觉中彩票了似的,所有人都为我喝彩,那天晚上一直喝到两点多,喝得第二天都难受。后来看到上报导,我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都摇了41次,而且很多人注册时间都比我早,越发觉得自己幸运了。冯光说。

群像

四十一郎们的买车梦

冯光确切是比较荣幸的,此次参加竞买的申请者中,有278名41次摇号未中的四十一郎,竞争最剧烈的当属最便宜的标致车,一共被报价1597次,一名2011年1月1日0点5分22秒在小客车指标摇号平台上注册的申请者凭仗注册时间早成功竞买此车。

在7名成功竞买的四十一郎中,只有冯光的注册时间是2011年1月2日,其他都是1月1日。很多注册时间早比冯光更有竞争力的人由于选错了车型,或者买不起贵的车型,或运气不佳,只能空手而归。

在京牌小客车竞买群中,一名注册时间是2011年1月1日的申请者说:我要是拍MINI就中了,但那还是富人材拍得起这辆车的最高限价为439350元,由一名2011年2月注册摇号的幸运儿+富豪获得。

更加觉得遗憾的是申请者小李:抢宝马,只比他人晚了9秒。在不用摇号的时代,小李大学还没毕业,父母也不会开车,自然没有把买车的事情斟酌在内。2011年实施摇号政策后,他在当年1月1日零点1过就注册摇号,当时没想到注册时间还会和现在的竞买挂钩,完全是恰巧。

上班后,小李每天要在拥堵的10号线上坐12站到达单位,对摇号成功的期待愈来愈高。3年摇号不中,小李也成了一个四十一郎,并且在竞买中再次失败,但他显得比较淡定,已习惯不中了,如果中了反而觉得自己中彩了。

小李说,他一直在关注各种车牌的政策,我想过租牌,但又怕牌子随时被人收回去,上外地牌,上牌车检都得找人,我那里有那本事。直到了解到竞买,他觉得是一条新路,因而选择了顶价231000元的宝马,带牌宝马这个价格,还是可以的。但最终,这辆车被一名比他当年早注册9秒的人抢走,我当天下午就知道有人比我早,最后连结果都没心思看了。

另外一位四十一郎小陈则干脆在竞争中当了分母。小陈说,自己以前摇号不成也没着急,现在结了婚,父母年纪也大了,真是那儿都不方便,之前打听过租号但觉得不靠谱,车是人家的名字,一年得一万多。

这次京牌小客车竞买,小陈选择了最便宜的标致车,觉得便宜选了它,最后发现前30个人都是在当年1月1日清晨1点前注册的,我这个下午2点半才注册的完全没有可能,没有甚么好遗憾的。

现在,小陈每天上班继续从管庄乘坐地铁挤到五棵松,耗时1小时40分钟,马上地铁涨价,我这交通费估计也要多花很多了。

未来

继续等待还是另寻他路

虽然租牌照、上外地牌照都是陈四十一郎和李四十一郎不敢尝试的事情,他们觉得自己是最早参加摇号的一批人,从几率上说也该轮到自己了。不过摇号池里的基数日渐庞大,中签的机会也愈来愈渺茫。

本市平均每天增加驾驶员1815人、老人学车为帮孩子摇号、2014至2017年每一年普通车指标减少9万这些关于摇号的消息或多或少地让一些人继续摇号的同时,开始寻觅别的前途。

李女士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摇号,1直到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摇了25次都没有成功。急于买车的她看到周围不少朋友都在4S店租牌买车一次性解决,我想摇号真是没希望了,也这样买了一辆车。李女士说,她当时想买一辆SMART,但是4S店表示只有更贵一些的车型才能提供租牌服务,因而她选了1辆奔驰180,租个牌照一年37000元,应该是公司的车牌,也签订了一些条款,我觉得还比较放心,而且也没有办法。

最近刚买车的朱先生在选择上外地牌照和租用牌照之间犹豫了很久,最终从融资公司每个月花800元优惠价租用车牌,现在汽车厂商鼓励贷款,所以有很多优惠,这样加上租牌费,价钱也不比全款买车贵多少,不过现在还是后悔2011年之前没有买车啊。

随着此次竞买京牌小客车的结束,幸运的冯四十一郎行将去法院签署确认书,领取《执行裁定书》,各大摇号群、竞买群的友开始纷纭发出消息,表示自己已收到了保证金退款,言语中多少有一丝无奈。

一名已摇号40次的友在群里问下一次竞买是什么时候:到时候,我就是四十一郎啦。有人一句话戳破了他的空想:到时候就是四十二郎的天下了。文/本报 赵婧姝实习 侯梦茹 线索提供/王女士

对话

家里已有两辆车

为什么还要参加摇号

北青报:现在车还没下来,会对车的质量有担心么?此前决定参与竞买,有没有斟酌过不能过户的风险?

冯光:拍卖的车,估计质量不会太好,如果问题不大,修一修还是可以用吧。违章和汽车本身的原因,都是可以解决的,既然能拍,就能过户,我没顾虑过。

北青报:您觉得车质量不好,那这17万花的值么?

冯光:值得。一直想买车,但没有指标,竞买成功的关键就是拿到了指标,不用再摇号了,可以买车。我想,这么多买家,大家都是为了指标,才叫这么高的价。

北青报:您是没打算用这车么?

冯光:还在犹豫,我中了之后好多哥们要买这个车,我可以买辆新车,这个卖给哥们儿,上个外地牌照也行。

北青报:许多四十一郎家里一辆车都没有,你家里有两辆车了,现在又竞买成功,很令人眼红啊。

冯光:他人也许会不高兴吧。但我们家庭也没违法什么的,买车应当很正常吧,而且竞拍者中家里有车的人应该也有很多,一家三口都在摇号的也有啊。既然摇号政策出了,但没赶上买,也不能抱怨他人了。我身边大部分朋友都是摇号政策之前家里有一辆车,政策出来后他们也摇号,有的也参与了竞买。

痛经可以吃点什么药
月经量多能吃什么调理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痛经小腹痛有什么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