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第三十六章上了车没买票

发布时间:2020-01-26 04:09:29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三十六章 上了车没买票

因乳母是原主十三岁时被打发走的,这之后的事情她一概不知,当然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嫁人怀孕生子的。乳母喊了甜李香橙来,让两人讲。

也并没什么特殊的,无非是乳母走后原主的日子更艰难了,两个丫鬟整日里绞尽脑汁的让主子吃饱穿暖。

听得杨念慈冒汗,原主得是多么没用的一人啊?

讲着讲着戛然而止了,两个丫头住了嘴。

杨念慈问:“之后呢?”

乳母一瞪眼。

两个丫鬟齐齐打了个哆嗦:“没了。”

杨念慈笑了,难不成原主连带肉身掉进了异度空间突然消失了?

乳母板着脸追问:“你们直说,小姐嫁给了谁?”

杨念慈顿时来了精神。

两人只是摇头。

乳母脸更沉,说话一针见血:“小姐到底有没有嫁人?”

杨念慈顿时感觉脑袋上的头发直了根根竖起。

两人低头不语。

杨念慈觉得不妙,颤抖着道:“先等等,先说我是哪年生人?”

乳母面带不忍的报了个生辰八字。

杨念慈举着颤巍巍的手指头,一根根的掰下又竖起,等竖到今年,杨念慈一阵眼晕。

妹的,原主竟然还未满十七岁。小包子已经半岁多,按日子推算,原主竟然是刚及笄就怀了身孕,十六岁前生下孩子,到现在可不是还没满十七周岁吗。忽然又觉得可笑,自己用了两世的时间才搞清楚原主的年龄啊。如果穿越重生是做任务,那自己连菜鸟都算不上吧?

杨念慈身子哆嗦,声线发颤:“说,是哪个畜生干的?姐这么娇嫩的花骨朵也下得了手?”

三人…重点在哪里啊?

乳母的亲闺女大丫,甜李扑通跪了下来,二丫香橙也跟着跪下。

“小姐,娘,你们别问了。小少爷的爹我们真的不知道是谁。相爷说这件事不准再说,如果小姐想知道,自己去问相爷。如果发现别人议论插手,一概打杀。”

乳母怒了:“娘走之前是如何嘱咐你的,让你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结果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还不快快将你知道的说来。”

乳母也真心的急了,她以为杨念慈被那对母女设计的跟人私通毁了名节呢,没想到小少爷竟然生父不详。不管是哪样,小姐这辈子算是完了。

甜李呜呜的哭,香橙也抹着眼睛,可怜兮兮说:“干娘,相爷还专门吩咐了我们二人,要是乱说话,咱娘仨可都没命了。”

甜李也哭道:“娘,爹和哥哥还在家里等着您呐。这些年您就不想他们?”

乳母的泪唰的流了下来,她怎么不想?她跟夫君可是情投意合的,儿子也是她的命根子。当年她实在舍不下三小姐才坚持留在相府的,被打发出去时,她觉得在劫难逃之下心死如灰,甚至给夫君偷偷说要他再娶。

想想那个汉子流着泪要跟她走,她以死相逼才让他带着儿子离开。

他恨不恨自己?好好一个家因为自己的执念而支离破碎。

甜李又哭道:“爹和哥哥时常写信来,还等着您回去呢。”

乳母再坚持不住,哭倒在地,母女三人抱头痛哭。

杨念慈傻眼,不是在说自己未成年少女失足的事吗?怎么成了家庭苦情剧?

杨念慈实在不会安慰人,头疼道:“好了,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人,还都是良民,跟相府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乳母写信让家里人都来,或者你们仨南下回家,都使得。”

话音一落,三人跳了起来:“这如何使得?我们若是都走了,小姐你不得被刘氏她们啃得渣滓都不剩了。”

杨念慈一愣又笑了:“刘氏?呵呵,你们也太高看她了吧。且不说别的。现在我是相府的三姑奶奶,不是相府的小姐了,她能管得到我?”

甜李仍不放心:“可小姐您还是在相府住的呀。”

杨念慈乐了,拍了拍屁股下面的椅子:“是姐想回来的吗?是姐求着回来的吗?你们都给我把腰挺起来。姐是被段大人三催四请回来的,谁敢跟我过不去,就是跟段大人过不去。这府里谁有这胆子?”

三人觉得好像是这理儿,稍微放了放心。至于段大人什么的,就无视了吧。

杨念慈突然问了句:“香橙,我在这府里住到什么时候啊?”

她看出来了,甜李是个聪明心细的,香橙老实憨厚些。

香橙没想别的,下意识就道:“去年五月底…”

甜李急忙拉了拉她,乳母却瞪圆了眼。

杨念慈心下一沉,莫不是就是自己生产那一天,转头看见香橙惴惴不安的脸,笑道:“你担心什么,若是如此,那府里谁不知道这事?是想瞒就瞒得住的?”

乳母却气愤道:“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肯定跟刘氏脱不了干系。那个妇人,早晚一天,早晚一天…”

杨念慈眼底划过狠色,她不知道刘氏跟原主有什么仇,也不知道刘氏跟原主未婚生子的事有无干系,但她很确定刘氏一直跟原主过不去就是了。现在两人一个大园子里住着,又是名义上的母女,怎么也避免不了见面的。

呵呵,杨念慈表示,人呐,就得有事没事找乐子。

杨念慈当晚就让人请了段相过来,因为甜李去厨下逛了一圈回来说,厨房的人忙着给正院备菜呢,全是相爷爱吃的。那还犹豫什么,杨念慈只让香橙给大管家传了一句话:小杨康想外公了。

杨念慈看着哄孩子玩乐的段相,心里恶劣的想,是不是这男人一辈子都没生出儿子来,才对外孙这么亲。想着想着又可怜他,儿子都没有,那孙子就更不可能有了。

魏妈妈的手艺不是盖的,有小包子彩衣娱亲的开胃菜下,段相多用了一碗鸳鸯米饭,他心满意足的表示,相府的饭菜吃了这么多年是该换换口味了。

杨念慈柔声道:“爹,好吃吗?等女儿闲了,给你做点心吃啊。”

段相不介意整日里无所事事的三女儿到底什么时候“闲”,现在只要杨念慈能跟他好声好气的说话,他就知足了。

“好,爹就等着了,惜儿可莫要忘了。”

杨念慈点头,伸手抱起小杨康,吩咐道:“你们都下去,把门关上,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段相眼皮子跳了跳。

乳母和魏妈妈交换了个眼色,麻溜里的带着人退了出去。

杨念慈一时没说话,只抱着小杨康盯着段相看。

段相被她盯得不自在,不过,他早想到主仆四人碰了面会互通些什么,再说,当初那事虽然被他压制着外面没有一丝风声,可三女儿日日呆在闺阁中,肚子却一天天大起来,不少下人都是知道的。因此,他在大管家通报三姑奶奶有请时,心里就有了谱。

杨念慈突然开口:“我问你答,还是你自己说?”

段相听得火起,当你是刑部尚书呢,就是那老儿也不敢跟老子这样说话。

杨念慈完全无视他的怒火,自己心里的火已经烧得不比前世灵堂上的弱了。

她拿手指头抬了抬小杨康的下巴:“他爹到底是谁?”

段相对上小杨康的脸,登时泄了气,还是将早就打好的腹稿讲了出来。

“惜儿,爹不是跟你说了嘛,你夫家出了事,为了安全,你们母子最好不要透露跟他家有关系为好。”

杨念慈看着他那张俊美的容颜,不知怎的,突然就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段相大惊,莫不是疯了?

杨念慈忽然就哭了出来:“你还骗我呢?我明明就是未婚先孕的,还夫家呢?我压根就没出过门子。我原以为我是被人抛弃了,已经够惨了,但好歹有个儿子还找着了亲爹。可原来呢,原来我是跟人私通,还是被人**?爹,呜呜,我毁了也就毁了吧,可我儿子怎么就成了野种?”

段相一拍桌子站起:“胡说,什么野种?康儿来路正的很!”

“啊?”杨念慈吃惊抬起脸,眼泪已经泛滥了半张脸。

“哇――”却是小杨康大哭起来。

刚刚杨念慈哭的时候,小杨康心里怕怕,已经瘪了嘴开始抽泣,等外公一拍桌子,小杨康又一惊,小小的人儿吓坏了就哭了出来。

段相慌了,急忙要抱他安抚他。

小杨康却来了脾气,两只小手往外推他的手,就是不要让他靠近。

急的段相不行,真是的,问话就问话,把孩子留这里干什么?

杨念慈心疼了,急忙起来抱着他一边拍背一边走动,柔声哄着他,好一会儿才让他平静下来。杨念慈又拿眼看段相。

段相无奈:“你坐下来听爹慢慢说,别哭也别急,别吓着了孩子。”

杨念慈才抱着小杨康坐下。

段相慢慢道:“你跟康儿的爹自小就有了婚约。”

什么!杨念慈大吃一惊。

“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府里别人不知的。”

杨念慈怀疑的眯起了眼,不是糊弄我吧?

“咳,”段相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你娘走得早,爹实在不会照顾孩子。”

你是不想理我吧?我看着您别的女儿可都滋润着呢。

段相不再看她的眼睛,看着屋角道:“爹有个好友,是位不出世的高人。他有个儿子,比你长几岁。你未满周岁时,爹跟他说笑来着,说到孩子身上,就给你们订了亲。”

遵义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
北京霍普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医院癫痫病治得好
保定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宁夏著名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